影山太太

我只看文,不说话

【SD】Where Does Happiness Come From (完)

容么么:

*旧文,收录在合志《Little Happiness》中,为了宝马论坛的黑美人徽章放出。


Author:容么么


Rating:PG-13


Warning:Dragon!Dean




<Dragon Dean Profile>
*黑龙一族,战斗种族哦。可能因为母亲的基因关系而有金色的毛发,分别长在尾巴尖儿上和不能让人看见的羞羞的地方。而且连角也是炫酷的金色。
*虽然四肢不发达,但有锋利的爪子哦
*虽然看起来很高冷,但意外地容易害羞呢
*魔法什么的并不擅长,但战斗力不容小觑,不管是爪子还是翅膀都十分锋利
*飞行能力*空中作战能力一流,但似乎因为某些先天原因而不太擅长跑步
*脸上长着花斑这件事只有Sam知道欸。
*变成人类后意外地高大,但是Sam说好像有点罗圈腿?什么是罗圈腿呢?Dean疑惑地歪过头看着自己的短腿。


*比起猎物好像更喜欢吃人类食物,今天也想吃金黄色的起司(¯﹃¯)像把金色吃掉了一样呢。


*龙性本淫,喜欢金色的东西。所以看见漂亮姑娘就走不动路,看见赌场就要进去赚一笔。
*虽然很喜欢美女和金子,但是最喜欢的东西还是Sam呢。
*眼睛是罕见的绿宝石色,在日光下清亮透明。像泛着日光的潭水。


*因为很喜欢金色的东西,所以无聊的时候总喜欢抓着自己的尾巴玩。
*是一头帅帅的龙√




❀Sometimes you need to look back, otherwise you will never know what you have lost in the way of forever searching.❀




Sam一直觉得能做一条龙真是太幸福了,至少比做一个人要幸福得多。


他的龙——Dean的幸福就相当简单,只要给他一大块起司,一桶香喷喷的葡萄酿的酒,或许再来两个美人,就足够他开心上好几天。


而他作为一个人类,相反地,却觉得幸福离他相当遥远。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过正常人的生活,而不是什么出名的龙骑士;他希望能有一群朋友,要真心的而不是阿谀奉承的那种;也希望能有一个可爱单纯的小女友,而不是那种娇贵又俗气的大小姐。


可惜Winchester是大陆上著名的龙骑士世家,Sam Winchester是他们这一代年轻的继承人,相传从他的曾曾曾曾曾祖父的时候开始,他们家的每一代继承人都会成为出色的龙骑士,保卫这片美丽又富饶的大陆。


所以Sam注定无法成为一个普通人,过他想象中的普通生活。




Dean是Sam的龙,Sam在四岁的时候就驯服他了。Well,说是驯服到不如说是饲养,这就要从他们的相遇开始说起了。


龙在这片大陆上是相当稀有又高贵的生物,它们有自己生活的岛屿,只有通过特殊的传送阵才能到达。Sam从小就听他祖辈的英雄事迹,多么威武英勇,多么强大不可战胜,因此他的父母一直以为他是因为向往才希望有一条属于自己的龙。


但其实并非如此,他从小就被寄予了很高的期望,因此几乎没有童年。从四岁的时候开始父母就请了最好的教师,甚至亲自教授他格斗、驯龙等技巧。在其他小孩儿追着蝴蝶乱跑的时候,他每天的生活就已经变成不间断的学习与训练,让自己变得更博学、更强大。


小Sam长得十分可爱,他有柔软而卷曲的棕色头发,笑起来有可爱的酒窝,但他的朋友却很少。一半是因为他很忙,一半是因为别人都用敬仰的眼神来看他们家的人,因此没有人会让自家小孩和他玩,就怕不小心冒犯了龙骑士一家。


因此Sam相当寂寞,他渴望有一个人能陪着他,无论是人还是龙。


他听说龙骑士和自己龙的关系都会非常好,他们能互相理解,契约让他们得以交流。他们会是除了伴侣以外最亲密的关系。


因此Sam小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尽快拥有一条自己的龙。这样他就可以有一个玩伴,能够在床上用枕头打架,能够用被子蒙住脑袋分享今天看到的有趣的事情一直到睡着,能够在摔疼的时候抱着他的尾巴偷偷地哭。


Sam在四岁生日的前一天决定给自己一份礼物,他偷偷钻进了他父亲去查尔斯龙学院拜访的马车队里。他的运气很好,刚巧钻进了装食物的马车,于是他和一大堆起司、黄油、火腿和面包挤在一块儿。


马车轮子咕噜咕噜滚了半天才到,期间Sam倚着一大桶朗姆睡了一觉,饿了就吃一点面包。溜下车的时候他还机智地偷了一点儿起司和火腿藏在自己随身的小包力,虽然他更喜欢吃健康的果蔬,但是他不确定自己需要多久才能驯服一条龙,所以有备无患总是好的。


事实上Sam觉得自己真是太明智了,谁让他的龙那么贪吃呢。唔,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他等马车到达目的地众人寒暄的时候偷偷从上面溜下来,这是一年一度学院学生上岛寻找自己的契约龙的日子。他混在一大堆熙熙攘攘兴奋的学生中间走进了魔法阵,来到了整片魔法大陆最神奇的地方。


艾瑞克岛上有着与大陆上截然不同的生活环境,不同种类的龙根据自己的喜兴栖息在不同的方位。例如北方的海岸就常年冰雪覆盖,如果你想得到一条蓝龙或是冰龙,那么到那里去就准没错了。又或者如果你想要一条岩浆,就必须要去岛上东南方的火山哪儿。


被传过来的学生都是查尔斯龙学院的精良学员,他们熟知龙的习性与岛上的风貌,一到这儿就各自去找自己心仪的龙了。


小Sam虽然从小就接受教育,但到底还是个小孩儿。他除了一袋子食物以外什么都没有,更加不知道自己想要一条什么样的龙了。


“我想要一条性格开朗,能和我聊天的龙。”


Sam一边茫然地找了一个方向笔直向前走,一边这样暗自祈祷。


父亲的龙就相当严肃,虽然Sam知道她是一头和蔼的母龙,但他总是很害怕和她接触。


如果能像Bobby叔叔那样,有一条火属性的爱热闹又性格开朗的龙就好了。他这么想到。


他就这么一路迷迷糊糊地走进了一片森林里,一路上遇到过几个学生,他们似乎正在和一头橄榄色的龙交流,但显然不太成功。Sam绕开他们往更深处走去,并没有觉得自己走到了一个几乎没有人会去的区域。




Dean是一条黑龙,Well,是黑龙和稀有的金龙的后裔。他是大陆上唯一一条身体全黑,但角却是金色的龙。他的父母很早就离开了,但好在他们给Dean留下了不少财产和相当帅气的相貌。岛上有不少母龙都喜欢他,他也喜欢她们,他和她们一块儿玩,但是不愿意娶她们为妻。他只是在每一个地方逗留一下,然后在事情发展得太过之前就溜到下一个地方。


每年艾瑞克岛都会有人类前来,如果双方都同意他们就会结为同伴,共同战斗。Dean其实还挺好奇的,但可能是因为作为龙而言他的体型太大了,而且又是冰冷的黑色,导致所有人类在他靠近的时候就惊慌着逃跑,根本没有人愿意来找他聊聊。


久而久之Dean就不去参加这类的活动,他会把自己藏在一个没有人会去的地方,偷偷地看一眼那些捧着金子来和他的同类交流的人类,然后委委屈屈地喷出一口鼻息,把自己的金角插进榕树的树洞里,再把脑袋藏在叶片之间。


但今天不知怎么的,这个人类的小男孩儿闻起来实在是太香了——他比平时来得人都要小上好多,几乎只有Dean的眼珠子那么大,却比Dean捕捉到过的所有猎物都要香上一百倍。他吸了吸鼻子,确定自己没有丢脸地流下口水后悄悄地靠近过去。


那个男孩子有可爱的眼睛,像他收藏的玛瑙石。他的头发是棕色而不是金色的,唔,也不算太坏。Dean这么想着。他闻起来就像一块超大号的奶酪。


Dean是从一卷古书里听说这种人类食物的,听说那种食物大多是金黄色,闻起来比所有的花还要美,比所有的羚羊都要鲜。


他于是忍不住靠近那个小男孩,生怕自己会吓到他一样地把他又大又笨拙的身体藏在树丛间,只露出半个脑袋从两颗被压弯的松树里探出来一点和Sam打了个招呼。


“Hi.”他这么压低声音说道。


事实上以他的体积而言,就算压低声音也足够让边上的树叶颤抖了。他呼吸间传来的气流卷着Sam在地上滚了一圈。一片树叶落在他脑袋上。Sam抬起头,掀开遮住自己脑袋的树叶,第一次看见了Dean。




那条龙有漂亮的金色的角,还有一双绿的惊人的眼睛。虽然他看起来又大又黑,而且很凶的样子,但Sam不知道为什么一点儿都不觉得害怕。他甚至莫名地感觉到亲近,就像知道Dean不会伤害他一样。


这是Sam对Dean的第一印象。


他觉得如果这条龙能够主动和他说话,就一定能陪他在床上聊到天亮,于是他爬起来用他那短腿短手做了个绅士的礼打招呼。


而Dean呢,高兴于这个看起来只有那么一点儿的小东西居然不怕他。


然后Sam用一点儿奶酪彻底俘获了Dean the Dragon的芳心,他们就这么稀里糊涂地签订了契约。


好吧,这就是他们签订契约的全过程了,一点也不酷,反而充满了让人失望的美好误会。


Sam在一片喧哗声中成为了整个大陆上最年轻的龙骑士,尽管他其实是被Dean抓在掌心里带出来的,根本没有成功爬到龙背上。


他后来才知道Dean已经有好几百岁了,但是变成人类形态的他也只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要知道他在龙族里也不过是个年轻人。


当然等Sam长成了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的时候,Dean也还是保持着先前的样子丝毫没有改变过。




Dean确实如Sam期待地那样陪伴他度过了寂寞的童年,他们会用枕头在床上打架,枕头里飞出的羽毛飘得满天都是,第二天Sam就会被罚站而Dean则被剥夺吃起司的权利。他们也会将脑袋蒙在被子里一直聊到Sam忍不住睡过去,从艾瑞克大陆的龙伙伴儿到Sam新学会的咒语,然后Dean会轻手轻脚地给他盖上被子。


可以说Dean才是从小到大陪伴着Sam成长的那一个,他会在下雨时展开宽大的翅膀悄悄地帮练习的Sam挡住风雨,也会在Sam摔在地上时第一时间跑过去把他扶起来。


他确实做到了Sam对他所有的期望。


但对于Sam而言他到底只是他的龙伙伴而已,他不是人类,也并非家人。即便再努力,也无法给他一个完整的生活。


Sam一直觉得Dean的幸福很简单,龙性本淫而且贪财,所以只要给Dean一些金灿灿的东西,再来两个美女他就会很满足。哦,如果有起司和火腿那就更好了。


而Sam的幸福却离他相当遥远。他想要个平凡的生活,却不幸生在一个绝不会平凡的家庭里,父母要求严格,也没有什么朋友。他的生活就是日复一日的训练,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松懈。


但他实在太渴望那种普通人的生活了,他反复的猜想,反复地期待,梦境让现实与期待的落差太大,以至于这些感情都被压缩成一触即发的魔法炸药。在叛逆期来临后他学着反抗。他和父亲之间的争吵变得更多也更激烈,最终在他被凯尔特文学院录取后他们闹翻了。


那天晚上父亲指着他的鼻子说出“如果你有种去那儿而不去查尔斯龙学院的话就再也别回这个家了!”的时候他其实还是有些害怕的。


但总有那么一股生在他骨子里的傲气让他不愿意低头——和他父亲一模一样的固执,于是他梗着脖子吼了一句“不回来就不回来!”然后当天晚上就整理东西离开了生活了十几年的家。


他离开前有记得吩咐仆人要善待Dean,给他准备足够的起司和火腿。今后也没有人会限制他去街上看美人了,他应该会觉得开心才对。


Sam这么自我安慰。


Dean一句话都没有说,甚至没有开口奉劝他留下,只是在Sam背着包离开房间的时候跟上来,送他离开。他们一路上都非常沉默,不曾有过的尴尬情绪在两人之间蔓延,不知为何让Sam觉得心怀愧疚。




他们一路走,走出庄园,走出熟悉的集市和街道,走出城门,走出他所有的过去的一切。


最终Sam在十字路口停下脚步,对Dean说,“就送到这里吧Dean。回去吧。”


带着潮气的晨光正从东边升起,打在Dean如同绿宝石般清澈的眼睛里。他闷闷地“嗯”了一声,问,“我可不可以来看你?”


“Dean.”


Sam叫了他一声,这样低落的伙伴让他更加难受。他于是上前一步给了Dean一个紧紧的拥抱。“你随时都能来看我的伙计,只要你不被我的同学们看到。”


“好的。”Dean这么回答,看起来并没有太过开心。


东边升起的太阳将他们的影子无限拉长,越离越远。


或许对一头龙而言这还是太难以理解了。Dean喜欢Sam的家,喜欢他们家的一切。对他而言和他们一起生活是最开心的事情了,比之前在艾瑞克岛上还要高兴。他不知道普通生活是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Sam的新同学不能看见他。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然后Sam尝试开口打破僵局。


“嘿伙计,开心点儿。以后可没人限制你吃肉加起司,也没有人拉着你不让你对美女吹口哨了。”


“嗯。”Dean又应了一声,还是闷闷地表情。


Sam叹了一口气,摆出一副老成的模样,好像Dean只是一个闹脾气的小孩子。他的这幅表情和他的父亲一模一样,一样的固执又自以为是,尽管他自己并不知道。


“听着Dean,我不是抛弃你了。但是我要去过新的生活。普通生活,正常人的生活。你知道的,正常人的生活里没有龙,所以我不能带你去。”


他顿了顿,又说,“我真的很想带上你。如果可以我一定会带上你的。”


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句话里有多少真心多少安慰的成分。但是Dean听懂了他在说道普通生活时语气中的渴望,他曾无数次从Sam的口中听到这个词。


而每次Sam说起的时候,他的琥珀色的眼睛里就会闪烁着漂亮的如同日光般金灿灿的光芒。


Dean喜欢这个,他喜欢这样的Sam。


于是他长啸了一声变成龙的形态。


变成除了尖角和绒毛完全黑色的龙形,人类根本无法从他们坚硬的鳞片和锋利的爪子后辨别他们的表情和心态。


Sam已经长得很高了,比人类形态的Dean还要高上一些。但对于Dragon·Dean而言,他还是那么的小,就像小时候他们第一次遇见时一样。


庞大又威武的龙整个趴伏在地上,他宽大的骨翼完全收在背脊,长长的脖颈垂下来,让脑袋贴着地面,用他绿得惊人的眼睛看着Sam。他保持了这个动作几秒,这是他们对人类行礼的方式。


他在向Sam告别。


Sam走上前去,用手拍了拍上Dean鼻子附近的皮肤,那是小时候他时常趴着的地方。他喜欢趴在Dean的鼻子上,看着Dean比宝石还要绚丽的眼睛和Dean说话。


“Goodbye my brother.”他说。


然后他转身离开。


黑龙在他的身后展开双翼,锋利的骨翼挡住了从东方照耀而来的日光。他在原地顿了几秒,然后双腿一蹬挥动羽翼猛然飞起。


他在那一片土地上方不断盘旋,直到Sam走远到他看不见也不明白的远方。悠长的嘶鸣从长天之上传来,如同不散的悲泣。


但Sam并没有听到。


他是世上最了解的Dean的人类,也是世上最不了解Dean的人。




普通人的生活并没有如Sam想象中的那么幸福。他遇到了许多从前完全不会考虑的问题,比如金钱,比如起居。但他也确实认识了许多朋友,他们不知道他是谁,从哪里来,就只是Sam。


尽管他偶尔会想念Mary做的苹果派和Ellen给他泡的水果茶,会在某个清晨惊醒以为自己应该起来练习剑术却又自嘲着躺下去,也会在深夜睡不着的时候翻过身,边上没有人可以陪他聊天。但他至少得到了他想要的,或者他以为他想要的生活。简简单单,虽然需要自己奋斗却非常踏实。


毕竟他没有退路,他是在John丢下狠话后从家里逃出来的,他不能就这样回去。他得首先证明自己可以过得很好很出色,然后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回到他的父母身边。


他还认识了一个漂亮的姑娘,她有金色的长发和绿色的眼睛,笑容开朗像个会发光的小太阳。


他想他喜欢她,她会让他想起Dean。


Dean一直有和Sam保持联络,他为此学会了写字。很难想象Dean那么大的个子拿着一支笔纠结的模样,Sam光是想想那个场景都忍不住笑出声来。Dean的字歪歪扭扭的很难分辨,但到底还看得懂,为此Sam没少嘲笑他。


一开始Sam每封信都会认真地回,他会和Dean说他新认识的朋友,新的老师,新的生活,说他有多么开心。


但Dean永远都无法体会他那种雀跃的心情,比起新生活他更关心Sam什么时候能回去,因此Sam渐渐地不再与他说这些事情。


他也慢慢认识了更多人,有更多的事要去做,便不会再费心认真与Dean分享他的生活,只是每个月用潦草几句,告诉他自己一切都好。


Dean给他寄来的信也慢慢变少,间隔变得更长,像是知道他不会回复一样。


而Sam从未因此感到内疚。


如果Dean能找到他自己的生活,他这么想过,他会为Dean感到高兴。


所以当Dean在他生日前一周晚上躲在他宿舍的房间里想给他来个惊喜的时候,他是实实在在地被吓到了。


他本来和几个朋友在一起,他们参加了一个小型聚会,准备回宿舍再一起喝上几杯。却没想到打开门迎接他的是一个大大的拥抱和一块巨型的起司。


“生日快乐,Sammy。”Dean给了他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


“哇哦,Sammy。”几个朋友打趣般地跟着重复了一遍,这让Sam有些不自在。


他拍了拍Dean的背脊然后推开对方的拥抱,没有看向他,而是首先转过头对他的朋友解释。


“这是Dean,我哥哥。”


然后他才回头看向Dean,说,“谢谢。但是别叫我Sammy,我已经二十二了。”


这是在他们分开一年后,Sam对Dean说出的第一句话。




Dean顺理成章地搬进了Sam的宿舍,毕竟这是他唯一能住的地方。好在Sam的宿舍足够宽敞,Dean也不介意打个地铺。


Dean似乎很高兴于能搬进Sam住的地方,他对一切都感到新鲜,无论是Sam的书籍还是他的生活用品,从水杯到枕头他都想摸一摸。


Sam给Dean买了许多他喜欢吃的东西,把他们的冷冻魔法柜塞得满满的,确保Dean不会饿肚子。他再三关照Dean不能到处乱跑,更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是龙。Dean都一一答应下来。


第一天的时候Dean就一个人呆在房子里,盘着腿坐在沙发翻看Sam那些写着他看不懂文字的书籍,或者仰倒躺在地摊上拨弄Sam房间里的某一个小摆设。他对Sam新生活的一切都感到新奇与陌生,但他渴望了解他。


他还把Sam衣柜里的衣服挨个儿试了一遍,Sam好像又长高了,他的衣服穿在Dean身上变得更加宽松,像是一个穿着大人衣服的小孩儿一样。


他甚至把怎么跟Sam的朋友介绍自己的说词都想好了,如果Sam会把自己介绍给朋友的话,他就这么跟他们打招呼:“嘿,你们好,我是Dean,不是Dean the Dragon,当然啦,哈哈哈,我是Sam的哥哥。”


这么说就一定没有问题了,Dean在地上打了个滚,觉得自己可真棒。


但是Sam似乎很忙,每天很早就出去,很晚才回来。他告诉Dean自己有许多学习上的事情要做,因此可能不能陪他。而晚上回来后他也是一脸疲惫的模样,让Dean不忍心去打扰他的休息。


Dean在Sam的宿舍里乖乖地呆了两天后终于忍不住,他在Sam早上离开后偷偷地跟着对方一起出去。他也不想打扰Sam,但每天都呆在家里实在太无趣了。


只要在天黑前回来就好了吧,Dean这么想着。


他刻意等Sam走远了以后才跟上去,反正隔着很远他也能闻见Sam的味道而不必担心对方会发现他。Sam确实是背着他的书出去的,但他并不是去上课,而是去了校园广场边的一家小点心店。


Dean疑惑地站在一棵茂盛的香樟之后张望,他知道那是什么地方,香喷喷的食物的味道不断从门缝里钻出来引诱着他,Dean吞了吞口水。


好啊,居然来偷吃东西也不带我来。


他这么抱怨地想着,忍不住舔了舔下唇,觉得自己有些饿。


以后可以用这个来威胁Sam来带自己一起吃了。


他这么做了决定,有些雀跃地勾起一边嘴角。他总是有办法让Sam妥协。


Dean在外面等了一会儿,直到快要睡着Sam才从店里走出来,他的边上还有一个金色头发的漂亮姑娘,他们有说有笑地一起离开。


Dean有些怔愣地站在树下,一时间忘记要追上去。


对了,她叫Jess还是Cass什么的,是Sam的朋友,他在刚来的那天见过她。


他们关系真好呢。Dean这么想到,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有些酸涩。


他实在是不能理解这种感觉,如同心脏被人不轻不重地捏了一下,并不觉得疼,却觉得很酸很酸,像那种青色的还没有完全成熟的葡萄的味道。


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偷偷地追着那两个人的步伐而去。他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愧疚感,像是自己是个偷偷摸摸的跟踪者,在窥探Sam的生活。


又或许从很早以前他就已经是这样了。


Sam有了他的生活,和Dean的大相径庭又毫无瓜葛,Dean从来都是一个外来的入侵者,妄图介入对方的人生。


Dean猛地甩了甩头抛开这种想法。他们是龙与龙骑士的关系,他们之间的契约牢不可破,绝不会互相背叛。因此对于Dean而言,Sam永远不可能只是一个毫不相干的人而已。


对Sam而言也该如此。




但他很快就发现自己又错了。


Sam和那个姑娘并没有去上课,而是去了图书馆,并在那里度过了整个上午。


Dean站在图书馆透明的玻璃墙外,站在阳光最明媚的春光里,看着Sam坐在里面的某一张桌子前,读着他所不能理解的语言写成的书籍。而他的对面坐着一个金发的姑娘,他们时不时会交谈几句,然后露出Dean最喜欢的开朗的笑容。


Dean在那里站了整整一个上午,才终于明白Sam其实真的并没有那么多的事要做,需要他每天清晨就出去,深夜才回来。


他只是在外面随便找一个地方安静得看书,或者和朋友聚一聚。


他只是……不想和Dean呆在一块儿而已。


他在躲开自己。这个认知让Dean感到恐惧。




Dean还是在天黑前回到了Sam的宿舍,他不能让Sam发现他偷偷溜出去过,也不能让别人知道他是龙这件事,他还记得。


放在桌上的奶酪散发出诱人的香气,他拉开椅子坐下来尝了一口,平日里他最喜爱的食物此刻也变得暗淡无味。


他是几时喜欢上这种食物的味道的呢?Dean茫然地想着。然后想起来,是在他第一次见到Sam的时候。


他始终记得那天的Sam还只有那么一点点大,有可爱的棕色卷发和琥珀色的眼睛,整个人闻起来又香又甜。但他意外地一点儿都不想吃掉他,只想接近这个只有他爪子那么大的人类。


他做了正确的决定。


和Sam在一起的日子是他最开心的,比和那些漂亮的母龙在一起还要快活。不仅如此,Sam的父母对他也非常地好,就像对待自己的儿子一样。Dean的父母早早就离开了,因此尽管他不承认,当他还是个没长出翅膀的幼龙的时候,他就相当羡慕那些有父母照看的小龙。


但Sam不同,他给了他一个完整的家。Winchester就是他的家。因此他是真的不理解Sam为什么要放弃他这么向往的家,去往一个陌生的,可怕的地方。


他的动作陡然僵硬了一下,然后感觉到空虚又惊慌。他顿了顿,抓紧手中的叉子,又叉了一大块奶酪送进自己的嘴巴里。


奶酪触碰到温热的口腔慢慢化开来,又咸又甜的香味弥漫在他的口腔里。可是Dean并没有觉得满足。他飞快地又叉了一块儿奶酪送进嘴巴里,不断地咀嚼然后吞进肚子。他像是被人在肚子里塞了一个无底的魔法袋,无论吃再多的奶酪都感觉不到满足或者幸福。


Dean丢开了叉子,端起盘子用手抓着奶酪往自己的嘴巴里塞,直到被填满再也塞不下任何东西。他麻木地咀嚼那些食物,却填不满心里的那个空洞。


他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Sam给他买了这么多他曾经最喜欢的食物,不过是为了确保他能乖乖呆在家里而已。


他不想和Dean说话,更不想让他和自己的朋友见面,他不准备把Dean介绍给任何人,只等着他自己觉得无聊了好离开。


Dean不明白这是为什么,这个认知让他眼眶酸胀,他从没有过这种感觉。


他觉得好疼好疼,那种疼痛与他过去受过的伤都截然不同。那种疼从他的骨子里往外翻出来,如同被冻过一样地寒冷刺骨,伸手轻轻一碰就会连皮肉一块儿揭下来。


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是生病了还是快死了,但他疼得想要叫出声。


黑色的骨翼撑破他的衣服从背后伸展开,金色的犄角从他的头顶上长出。他咬紧牙关嘭地摔倒在地板上,身体团成可怕的弓型。


“唔!”Dean死死地按着自己胸前与Sam契约的位置,不知道那里为什么会那么疼,疼得像是有人要生生地挖出骨血,将他的一部分从身体里分割出来。




他茫然地睁大了金绿色的双眸看向上方,花了许久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疼。


因为他在质疑他的契约者。这是契约给他带来的惩罚,像是把烙铁深深地插进他的身体里,滋滋作响,发出焦臭腐烂的味道。


走廊里突然传来一阵喧哗,有几个学生模样的人谈笑着走过去。


——那些是Sam的同学。


在关节错位扭曲的疼痛中Dean这么想到,这让他捡回了一分理智。


他跌跌撞撞地爬起来,把那黑色的因为疼痛而自动撑开一半的羽翼硬生生地收回去。他把自己关在Sam的房间里,把门锁得死死的。


房间里到处都是Sam的气味,潜意识里应该属于他的气味。Dean疼得在地上不住打滚,胡乱扯下了床单团成一团地死死捏在手里。


他把金色的犄角深深地插进床边的柜子里,紧闭着眼睛浑身颤抖,像他从前难过时把犄角插进树洞里一模一样。


他疼到浑身颤抖,犄角与皮肤的连接处因为过度用力而鳞片翻开渗出血色。


但是他没有出声,也没有变成龙的形态。


“别让我的同学发现你,别让他们知道你是龙。”


Sam的声音变成十个,百个,千千万万个在他的耳边回响。


这是他始终都记得的,他无法违背。


如同本能。




Sam回到宿舍的时候房间里一片漆黑,他点亮烛火,首先看见了倒在一边的椅子和掉得一片狼藉的奶酪。


Dean出事了。


这是他的第一个想法,他知道Dean虽然有时相当任性,但绝不会无理取闹地发脾气。


“Dean!”他这么叫了一句。


没有人回答他。房门紧紧关着,他锤了锤门又大声叫了一遍。


还是没有回答。


这让他更加担心。沉默是最可怕的魔法,将所有的空气抽离,再让恐惧变成水一样地倒灌进来。


Sam废了好大劲才把房门打开,第一眼就看见Dean脸色苍白地裹着他的床单蜷缩在房间的一角,他头顶金色的犄角还没有收回去,房间里狼藉一片像是经历过一场恶战。


“Dean?”他近乎惊慌地走上前去,放低了声音呼唤。


即便他自私地认为Dean的到来会打破他好不容易步入正轨的正常人的生活,他也绝不能容忍他受到任何伤害。


Dean是他的龙,是他幼年唯一的伙伴,是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是Dean对他太好了,好到像是理所应当地一样,这让Sam总是忘记他对自己的重要性。


唯有在发生了什么无法预估的意外时,这种揪心的疼痛才会飞速地包裹住他的心脏,提醒着他自己从没有真的想要离开过。


Dean像是感应到他的靠近一般地睁开了眼睛,他那双绿色的眼睛如深潭,其中的光泽在Sam的身上凝了那么一瞬又散开。他没有说话,只是再次闭上了眼睛。




那天晚上他们什么都没有说。


Sam小心翼翼地把Dean抱到床上让他躺地舒服一些,但Dean不愿意告诉他发生了什么,更加拒绝与他做任何心灵交流,因此他也没有办法帮助他。


他只能在床边守了他一夜。


他才第一次感觉Dean比他们分开时更加消瘦,而且晒黑了一些,这让他鼻尖上的雀斑变得更加不明显了。他不像是在家里吃吃喝喝,却比Sam更像是在外面流浪的人。


Sam安静地坐在床沿上,突然有点后悔自己这几天都没有好好和Dean说过话。


他们或许应该好好聊聊,Sam的也好,Dean的也好,他们各自的新生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明明每天都呆在同一个房间里,却变得无比遥远。


第二天Sam一早上有课,他不得不离开Dean。他临走前揉了揉Dean扎手的暗金色短发,尽管对方还是固执地不愿意睁开眼睛看他,他还是说道。


“嘿,我得去上课了。我下课就回来,你在这里等我好么?我们谈谈。” 他的声音因为一个晚上没睡而变得有些沙哑,低低沉沉地在Dean的耳膜里鼓动。


Sam决定好了要和Dean好好谈谈,至少得知道他的龙怎么了。他在离开前和离开后都没有与Dean谈论过新生活这件事儿,这对他的龙不公平。他得告诉Dean,自己有多爱他,也得告诉Dean,自己很珍惜现在的生活。


事实上他连上文学课的时候都有些走神,满脑子都是前一天Dean脆弱的样子。


他从没见过Dean这样,这让他担心透了。


但是他一下课匆匆出门想要回去的时候就被赌在门口的Jess拦住,他的脚步一顿,飞快地说道。


“对不起Jess,但我今天有重要的事情……”他一边道歉一边绕开对方想要快步回去——他太着急要回到Dean的身边了。


这很可笑,他们已经分开了快要一年,他从未如此想念过Dean,但此刻仅仅是小半天的时间他都无法忍受。


“你哥哥在广场和人打架!Sam,你该过去看看。”Jess拉住他的手这么说道。


“什么?”


“你哥哥,在广场和人打架。”她又重复了一遍,看起来有些不确定,毕竟Sam看起来不怎么喜欢自己这个哥哥。但她还是问道,“你要不要去看看?”


Sam愣了一秒后飞快地甩开她的手跑向广场。


他跑地飞快,完全不像是个柔弱的文学生,而是拿出了他曾被训练过的所有技巧,尽可能地让自己更快一些。他觉得自己要气炸了,甚至忘记了要伪装。


他也不知道究竟是担心Dean,还是担心和Dean打架的那些人,或者是担心自己的身份再也无法被瞒住。又或许是这些都有。他只知道无边的怒气如同呼啸在耳边的风声一样无法压抑。


等他终于气喘吁吁跑到广场拨开围观的人群的时候,Dean正完好无损地蹲在东倒西歪的一群学生中间,压着一个人的脖子逼他道歉。


“向Sam道歉,你没有资格这么说他。”Sam隐约听到Dean这么说,但他根本没时间去顾及,下一刻他就已经跑上去拉开了Dean。


他在所有人的围观下拉着Dean的手离开广场,他简直要气疯了,Dean居然在大白天的在他的学校里打人。


前一天晚上他还那么虚弱,今天他居然来打架。


混乱的想法在他的脑袋里碰撞,哪一个都让他肝火上头。他抓着Dean的手捏得死紧,让人类形态的Dean感到要被折断般地疼痛。


他们走进没有人的花园里,Sam一甩手把Dean推到树上,劈头盖脸地指责。


“你以为你在干什么?Dean!你的身体还没有好!你居然出来打架!你知道这后果有多严重么?他们可能会来驱逐你!如果你控制不好自己的怒气他们会发现你!”


Dean不甘示弱地抬起头看着他,他的脸色看起来还是有些苍白,在日光的照射下几乎要变成轻薄的透明色。这让他的瞳色看起来更加青翠,如同叶片上一触即落的晨露。


“他在背后诋毁你,说你是胆小鬼,没有姓氏,靠着脸勾引女人才混进这个学校里。”他解释道,光是重复这几句话就让他的眼睛里几乎要蹿出火花来。


“那你也不能打人,Dean!这里是我的学校,这是我的事!”Sam捏着Dean的领子,深深地看进对方的眼睛里。“你还是跟个小孩子一样,Dean。根本没想过我会有多担心,或者之后会有多难处理。”


“就算他说我不好,你也不能打他,你懂么?”


Dean茫然地看着他这么对自己说,他也想说:“可是他说你坏话,你不是这样的。”


他也想告诉Sam,他并非没有姓氏,他有全大陆最至高无上的荣誉姓氏,他是一个Winchester,尽管在这个学校没有人知道。


但他没有。


他不懂。


他不懂为什么他不能保护Sam,就像Sam小时候他张开翅膀为他挡雨那样。


就像他不懂为什么Sam要离开家,要欺骗他一样。


Sam早就离开他去往了一个他完全不知道的世界,是他一直不懂装懂地想要接近。这个世界让他感到疏远又恐惧,但他还是压下了自己的不适来接近Sam所向往的一切。可惜Sam还是不喜欢。


“我不懂。”他抿住双唇唇喃喃低语。


Sam呆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Dean会这么说。随后他叹气般地放软了语气。“Dean,正常人不会用这样的方式来处理问题。他们会讲道理,但不会随便动手。”


这句话蛰到了Dean的痛处,他的身体倏然紧绷,瞳孔收缩,眼纹如有繁复花纹的绿色宝石。他推开Sam暴躁地又重复了一遍。


“我不懂。”


“什么?”Sam皱起眉。


“正常人的处理方式我都不懂,但是在我们的世界里,如果对方做错了什么,就应该被惩罚。”Dean看着Sam,他不再靠在树上而是站直了身体直视Sam。


“我不明白你喜欢的一切,就像我不懂你为什么会离开一样。你有最喜欢你的父母,有全大陆最荣誉的姓氏,你却放弃这些不要,任由那些人在背后诋毁你也不反抗。”


“这就是你喜欢的生活么?所谓的正常人的生活。”他的声音变得游移不定,眼神悲伤地看着Sam。


“Dean。”Sam突然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这确实是他放弃了一切换来的生活,或许他曾有那么一瞬的后悔,但他早就没有退路了。


他伸手去握Dean的手,但被对方不自在地避开。


“是的,这就是我的生活,我可以教你。”


他这么说道。


他还想说昨天晚上后悔时他就决定了,他要告诉Dean关于他的一切,他不准备再躲着他了。


可是Dean摇了摇头。


“Dean?”Sam又叫了一遍他的名字。


但这居然让Dean后退了一步。


“我学不会。”Dean的声音变得很轻,像是非常地不确定。“你的所谓的正常的一切,都和我所知道的完全不一样,Sammy。”


“你想过正常人的生活,所以生命里不该有荣誉的姓氏,没有爱你的父母,更不该有龙和魔法。”


“但我是龙啊,Sam Winchester。”巨大的沉默在两人的周围蔓延,让Dean的每一句话语,虽然轻,却直直地传进Sam的耳朵里。他说着,露出了一个怀念般的微笑。


“早在你四岁时来到艾瑞克岛的时候就该知道,我是一只龙。”


“我不是人类,不是你所希望的正常生活中的一切。”


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所以在你眼中,我从来都不是正常的。”


他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像是被自己说出的这句话狠狠地扇在脸上。


“那我又要怎么学会你的一切呢?”他问。“如果我的存在本身对你而言就是错误的,我要如何改正呢?”


Sam发现自己竟无言以对。


他努力逃离的生活和过去,他想让Dean加入的一切,都不过是建立在他乐观的幻想上。但Dean是龙,他不可能变成一个普通的人类,又要如何与他分享呢?


“可是Sam。”Dean突然又开口。“你有没有想过呢,你所否定的一切,是不是也就像你否定我一样,否定了你自己。”


“你一直觉得自己找不到的幸福,你为之放弃的一切,或许是别人渴望了一辈子也得不到的东西。”


“你欺骗我,离开我,我或许都可以理解。但是只有这一点,我无法赞同。”


“我知道我只是一只龙,没有你们那些复杂的情绪和头脑,甚至连情感都很简单。但是我所看到的关于你的一切,即便John很严厉,但都是幸福的。”


他又停顿了一下,眼眶那一圈泛出血色般的深红,第一次在Sam面前露出这种如同哭过一样的表情。


“你也从来没有想过,你那些朋友,如果真的把你当做朋友的话,就算你告诉了他们你是一个龙骑士,而我是你的龙,他们也不会因此就离开你呢?”


“真正的朋友并不会因为你是谁而离开,难道这不是你想要的么?”


“可是你从来没有想过,要把我介绍给他们。”


“Sam,你欺骗的究竟是他们,还是你自己?”




Sam回答不出来。




Dean说完就转过了身,黑色的骨翼从他的背脊生长出来,撑破了衣服幻化成遮天蔽日的巨大又锋利的翅膀,他咆哮着变回龙的形态,像是要让全校园的人都知道他是龙一般。


他终于露出了属于大陆稀有一族的骄傲与威严。


他转过头用他金绿色的双眸看了Sam一眼,他的瞳色是Sam所见过最深邃的潭,将他整个倒映其中,这么大,又那么小。然后Dean振翅飞起。大片的乌云夹杂着滚雷从东边云集而来,狂风从平地突兀卷起。他长声地尖啸着,如同在示威一般地冲上云霄,他在空中盘旋了一圈,金色的犄角在滚雷中格外显眼,漆黑的骨翼如同撕开天空的利剑。


他甚至还放慢了速度,绕着学院塔楼盘绕飞翔了一圈,展示他的骄傲与荣耀。


所有的学生都聚集在花园之外,广场之上看着这个奇观,他们尖叫着仰慕地瞻仰大陆的守护者,自然的宠儿,难得一见的巨龙。甚至有人喜极而泣,昭示着多少人梦想了一生却无法企及的场景。


只有Sam一个人站在喧闹人群之外,空寂的沉默从他的脚底蔓延。他抬起头看着天空,偌大天地间,只剩下Dean一个,他在无际天幕主宰称王,在万人眼中神圣威严,却始终是一个。


只有他一个。


Sam突然想起他离开家那日Dean赠别的长啸,才明白那叫声如同哭泣。




Sam的那些伙伴,确实如同Dean说的那样并未因为了解了Sam的真实身份就离开他。


他们只是笑着拍拍他的肩膀或者撞撞他一边的肩对他挤眉弄眼,开玩笑般地问他,“嘿伙计,没想到你这么酷,你是准备一直瞒着我们嘛?”说着可能又夸张地哭起来,“这可真是太不够意思了。”


他的生活并没有因为Dean的暴露而产生多大的变化,学校里的那些流言终于慢慢散去,不会有人来问他为什么到这里来,也没有人来抓他回去。


但这让他更加痛苦。


因为Dean是对的。


从没有人否认过他的一切,从来否认他的都只是他自己。他拼尽全力想要逃脱的家,甚至伤害了Dean,想要避开的东西,从来都不过是他的自我否认而已。


他急切地渴望要见到Dean,对他道歉,和他解释,或者随便什么都好。他没有办法停止想那天Dean的眼神和他曾经与自己相处过的每一个日夜。


于是他在生日那天告别了他的伙伴,匆匆地向教授请了假,骑着他的马飞奔回家。


在远远看到城堡时他突然地犹豫了起来,像是惧怕回到那个自己曾经急于避开,却实际美好的温床。于是他把impala拴在城外,一个人偷偷地潜进去,在园林的小木屋里找到了Bobby。


“嘿!Sam!你怎么来了?”Bobby给了他一个拥抱,在他的背后用力地拍了两下。“你这个小混蛋终于知道回来看看了么。你都不知道送点消息回来么?John和Mary都很想你,要不是Dean每个月给他们寄信他们都要急死了。”


“什么?”Sam茫然地看着Bobby,像是在听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Dean可比你孝顺多了,他花了两个月跟我学了写字后就跑去你那里,之后每个月都会往家里寄信说你一切都好,还会和Mary说一些你的蠢事逗他们开心。”他像是不解气般地又重复了一遍,“他可比你有良心多了。”


Bobby一边说着一边从窗口探头往外看了看,“Dean呢?他没和你一起来么?”


Sam张了张嘴发现自己居然说不出话,水份如同被迅速地从他的口腔中蒸腾抽干,让他的嗓子干到发疼。


“你是说,”他试了两次才沙哑得问出声,“Dean一直都没有住在家里,而是在我这儿?”


“是啊。他说他住在你学校郊外的山洞里,但你时不时会把他接到你的宿舍里住上一阵。”Bobby理所当然地回答,像是在看奇怪生物一样地看了他一眼。“怎么?吵架了?”


“没,没有。”他机械地摇了摇头。


酸涩的潮水将Sam淹没,他觉得自己像是站在一片世上最美的仙境里,里面的所有一切都是为他创造的,得天独厚又独一无二。但他却像个傻子一样地拼命逃离,根本不顾身边世界的努力挽留。


他从来都不知道Dean一直偷偷地待在离他那么近的地方,甚至都没有告诉过他,而只是远远地看着他,生怕会打扰他追求的可笑的平凡生活和幸福。


他从来不知道。


他只是放纵自己逃避,任性,欺骗,隐瞒。固执地像一个愚蠢的小孩,却还天真地觉得自己什么都明白。


苦涩的味道从四面八方涌来填满了他的味蕾。


Bobby打开抽屉,从里头翻出一沓信,随手拿了一封给Sam看。


Sam的手有点抖,一点都不像个战士。他看到上面歪歪扭扭地写了一些可笑的问候,其余大部分的内容都在写Sam。


“Sammy又交到了新的朋友。”


“他一直不肯剪头发,现在长得都要变成小姑娘了。”


他几乎可以看见Dean抱怨时将他丰满的嘴唇微微撅起的神态。


Dean的每一个字都变成了锋利的蔷薇刺,在朦胧的月光下穿破时间的间隔扎进Sam的身体里。


他忍不住想Dean用他那大到可笑的爪子,变成人类的形态,笨拙地拿起笔学习写字。他曾为此嘲笑过他不少次,但现在却字字都让他心疼到无以复加。


他死死地抓住那张纸,抓住他所不知道的Dean为他做过的一切,咬紧了牙关才让自己不至于丢脸地哭出来。




他仓促地告别了Bobby,向他保证自己会很快带着Dean重新回来,不会再像过去那么任性。然后再骑上Impala向着他的学校跑去。


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找Dean,或许应该去找那个山洞,Dean藏身的山洞,或者去市场守着,那里有Dean喜欢吃的东西。


他一路跑得飞快,连休息的时间都不舍得浪费,捏死了缰绳逼迫Impala前进。


这是Sam第二次骑着马跑过这条路,前一次是逃离,而这一次是追寻。


Dean是真的将Sam的家当成自己的家,将John和Mary当做他的父母一般,很多时候他都比Sam还要孝顺上一些。


是的,这些Sam最不屑一顾的东西,亲情,父母,姓氏,却是从小父母离开的Dean最渴望的东西。而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和Sam,和他们一家人呆在一起,那让他感到完整,如同一个人类一样。


Sam一直觉得Dean的幸福再简单不过,只要给Dean一些金灿灿的东西,再来两个美女他就会很满足。哦,如果有起司和火腿那就更好了。


但他从没想过这些都只是假象。他之所以那么容易得到满足,只是因为他的愿望早就已经实现了。


——他的幸福就是和Sam,和他的一家人待在一块儿。


所以只要和他们在一起,无论做什么,他都非常开心,能露出那种金灿灿的笑容。


Sam才终于知道,当Dean一言不发地送走Sam的时候,当他伏低他那高贵的头颅在Sam的身前,无声地用他的眼神目送Sam离开的时候,其实是用他所有的幸福,来交换了Sam的。


哪怕对方的幸福里,没有他的一席之位。


狂风呼啸着随着飞奔的马蹄卷着沙子钻进Sam的眼眶里,吹得他双眼发疼,生理性的泪水从他的眼角滚落的瞬间又再次被风沙带走。


像是一句揉碎了的话语,卷进滚滚洪流中后消失不见。


Dean就如同那句话语,而Sam是他的洪流。




他一路跑进了学校才发现自己不知道该去哪里寻找Dean。


他茫然地拉住缰绳,在Impala的嘶鸣声中原地转了个圈,却迎面看见了正抓着那个被揍过的学生的领子逼问“Sam去了哪里”的,他的笨龙。


Sam站在远处看了一会儿,几乎可以想象出Dean因为找不到他而急得发疯的样子。


这是他的龙。


就算自己再怎么欺骗,逃离,隐瞒,就算他们刚刚经历过争吵,而他负气离去,却依旧会在生日那天,因为找不到Sam而急得发疯。


Sam是他的洪流。


这个认知让Sam胸前的契约印记泛出滚烫的热度,几乎要将他灼伤。


而Dean,仿佛也感觉到了这种温热的甜蜜的疼痛一般地猛地停下了动作。他停顿了一下,像是不确定一样地转过头。


隔着万千嘈杂,隔着人声鼎沸,看见了Sam。


他顿了那么几秒,然后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地松开了那个可怜又惊恐的学生。隔着那么远Sam都能看见对方的眼眶迅速红了起来。但他并没有如同Sam想的那样走过来,而是飞快地转身想要逃走。


“Dean!”


Sam叫了一声,然后快步跑上去。


他拉住Dean的手臂,不顾对方的挣扎,给了他一个时隔三百多个日夜的,久别重逢的,紧密无间的拥抱。


“对不起,Dean,对不起。”


他小声地重复。


这些未出口的话语终于不会再被冲垮在时间里,散落在洪流里。


因为洪流终于不再不知疲倦地向着为知的远方狂奔,它停下脚步,用最温柔的怀抱,将那翠绿的星光包裹其中。




Sam一直以为,幸福应该是有平凡的家庭,被清晨的鸟叫吵醒,和邻居的小孩儿玩耍,有一个甜美可爱的女朋友和一群活泼的玩伴。


这样简单的幸福却始终离他无比遥远,需要他放弃所有的一切来交换。


但其实并不是这样的。


他的幸福一直都在。


他有一对严厉却爱他的父母,四岁就驯服了的笨到无可救药却深爱着他的龙,和整个大陆都为之羡慕的荣耀。


他只是从未发现。


幸福是我们生命中最渺小的细节,是空气和水,是那些我们习以为常的惯例。是那些我们习以为常几乎要遗忘,却无法失去的东西。


是一块奶酪,一桶红酒,一堆闪闪发光的金子。


是一个微笑,一声问候,一封没有寄出的信笺。


是他和Dean,在文学院最中央的广场上,在所有人乍然沉默的喧嚣里,紧紧相拥。




Dean的背脊僵硬了许久才慢慢地放松,他迟疑了一下,然后抬起手,紧紧地回抱住了Sam。


于是Sam知道,他一直求而不得的幸福,其实从四岁开始就一直在他身边,从未离开过。




-End-



前两天好像看到有小姐姐问有关麦藏扑克牌的解释来着,正好今天整理手机相册的时候看到了

说好的春天,哥村却突然下起了雪

董宜铭我就知道你看不见,所以我就随便发了